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经风雨

我日夜追求真理的阳光,渔夫却嘲笑我何不随波逐流!

 
 
 

日志

 
 

“把信送给加西亚的人”——都江堰玉华宾馆总经理魏忠金速记  

2008-05-23 14:09: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12日14:28分,正在成都休假的魏忠金得知汶川发生特大地震,立即从家中赶往都江堰玉华宾馆。他知道,汶川与都江堰直线距离不过24公里,作为总经理和一名老兵,他必须第一时间赶赴现场。从此,整整六天六夜和在灾区的十多天里,56岁的魏总经理翻山越岭,两度往返于都江堰和重灾区映秀镇之间,于5月13日19时时分,第一个到达映秀镇,第一个把卫星电话送到已成“孤岛”、灾情十分危急的太平水电站,第一个“把信送给加西亚的人”。

5月20日,笔者随同中国国际主题酒店研究会执行会长、成都市旅游协会饭店分会会长安茂成、都江堰市旅游协会、饭店餐饮协会会长易寇群等人,在玉华宾馆的废墟上,见到了这位满脸疲惫但依然神情刚毅的总经理。

他说,12日16:20分他赶到都江堰市幸福大道的时候,整条街道已是人山人海、寸步难行。为了抢时间,只好弃车徒步穿街过巷,绕道赶回宾馆。看到原本豪华、壮观的宾馆大楼已成残垣断壁,满目疮痍,他一时震惊得得说不出话来,心中只想着“救人、救人”。好在宾馆训练有素的员工们,已在第一时间将60多名客人,疏散转移到宾馆后面的广场上,一名员工被飞落的砖头击中身亡外,所有客人都安然无恙。在员工们簇拥下,他赶紧前去安抚客人,分派保安人员在临街面维持秩序,防止慌乱的人群靠近。一时间,安抚员工、调整岗位、抢救物资、检查隐患,一阵紧张忙碌之后,天渐渐黑了,才把上级集团公司疏散来的数十名职工和家属草草安顿下来。

这时,在震后所有通讯完全断绝之后,魏总接到集团公司领导的手机命令。信号虽然非常微弱,但他清梵地听到,上级领导命令他立即赶赴集团公司设在映秀镇前方12公里的太平水电站,为那里的108名职工送一部卫星电话,让那里的负责人立即报告灾情,十万火急!魏总知道,在当时集团公司所有能联络的下属企业中,只有他所处的位置离映秀镇最近,情况也最熟悉。因为他曾在映秀工作过几年,与太平水电站的108名职工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大难当前,他不去谁去!魏总毫不迟疑,连夜安排宾馆各项应急措施,着手出发的准备。

没有专业爬山工具,他找来锄把做拐杖;没有防滑绳索,他用床单拧成绳子;没有安全帽、救生服,他就一袭寒衣,等到集团公司匆匆送到的卫星电话一到手,天不亮就带着保安部经理、茶房经理两名精壮小伙子,冒着瓢泼大雨向48公里之外的映秀镇,向映秀镇前方12公里的太平水电站,大蹐步挻进。

以魏总多年当兵的经验,如果急行军,半天可以到达映秀镇地震核心区域。但是,没有想到的情形出现了,特大地震将原来的道路甚至地形地貌全部改变了。山,还是那么陡峭,但山体滑坡却封锁了所有路道;水,还是那么深,但大量滚落的岩石堵塞了原来的河流,形成一个个堰塞湖悬在头顶。上百米的山峰直插云端,又几乎完全垂直地直插湖面。连一条象样的羊肠小道也找不出来,整个地震山区,全是山体滑坡、山峰崩坍和堰塞湖湍急汹涌的景象。

为了安全,上级曾联系解放军54军的先头部队,保护他们一同前进。然而为了抢时间,他们甩开大部队勇往直前。没有路,就在晃动的岩石上跳跃穿行;没有桥,就寻找狭窄处纵身飞越;刚登上险峻的峰顶,又向山涧深处一步又一步,一手拉着一手走去、滑落下去。手,拉伤了,鲜血淋漓;腿,抬不动了,照样顽强地提起来;衣服磨破、拐杖弄丢,所带的食物、饮水,不知是吃进了肚子还是丢在了湍急的湖水中,泥土粘在混着汗水、雨水的脸上,在阵阵倾盆大雨中,早就你认不出我,我认不出你,他们只认得肩背上用塑料布紧紧扎起的沉重的包裹,只认得里面那一部连接灾区生命与险情的卫星电话,只认得此时此刻这部电话对于他们三条生命的全部价值与神圣使命。

这一天,他们从早到晚花了整整十多个小时,在黄昏时分一行三人,终于率先抵达早已夷为平地的映秀镇,到处是垮塌的房屋,到处是遇难的遗体和幸存者四处奔跑的身影。凭着记忆和经验,他们想找到当地的办公区域,然而,塌陷的房屋堆积如山,再也无法找到映秀镇的同事,而此去太平水电站还有更加险象环生的12公里。这时的魏忠金和他的两名年青经理,已快耗尽最后的一丝力气,如何确保安全又及时送达卫星电话,久经考验的魏总拖着疲惫之躯找到一名修摩托车的朋友,一边继续前进,一边商计一条万全之策。那时候,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但他知道,就算爬也要爬到远在崇山峻岭中的电站去,就是死,也要死之前,把这部要命的电话交付给值得信赖的人,千难万险也一定要送上去。

然而,走完这以后最后的六公里,我们英勇的魏总经理和他的两名年青经理,真的走不动了。这最后的六公里到底跨过了多少艰险,到底遭遇了多少遇难同胞以及那些或许可能挽救的生命,魏总早泣不成声,再也不愿提起。在当时那名修摩托车朋友义无反顾的坚持下,魏总同意他背上包裹,去完成他们共同的使命。其他人和魏总就留在原地,留在雨中的旷野等待消息。大约两个多小时后,名叫小夏的修理工,带回了电话安全送到的消息。而此前一小时,也就是当晚9点,电站负责人已用卫星电话向集团公司指挥部报告了灾情。

次日一早,他们被解放军先头部队发现,随即被送回都江堰玉化宾馆。此后,魏总又接到上级命令,想尽千方百计,再次前往映秀镇,把一名已被指挥部强令从太平电站撒下的总经理,“从映秀镇给我架回来!”那是一名负责技术的总经理,被强制撒到映秀镇后,怎么也不肯离开灾区。然而,危险的电站急需他回到集团公司指挥岗位上去,而当时集团总指挥部除了靠直升飞机到达抢险上空,地面指挥根本无法前移。魏总明白,那种时候,要从灾区强行把这位倔强的总经理带回来,要说服他“临阵脱逃”,光这条罪名就够自己担当不起。这次,魏忠金下决心一人孤身前往,找到这位老总后,以“一命换一命”相威胁,总算把倔强的总经理架回了集团指挥部,最终排除了险情。而魏总经理,一直坚守在宾馆垮塌的废墟上,守着他的阵地。

由于采访当天要去都江堰12家宾馆酒店,关于魏总的许多英勇事迹,笔者来不及祥细了解。暂成此稿,留待以后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