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经风雨

我日夜追求真理的阳光,渔夫却嘲笑我何不随波逐流!

 
 
 

日志

 
 

寻找舒婷 寻找未来 ——做一个具有正义感而富于同情心的普通人  

2007-09-03 17:30:47|  分类: 心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去年春我意外的找到她,当年那个梦中女孩以后,我一直就在寻找女诗人舒婷。这不仅是因为我们当年共同吟诵着舒婷的诗歌走进了同一个考场,我们走出考场后各有一番不同的人生。而且,是舒婷给予我们以巨大的激励鼓舞,给予我无限的关怀和无尽的帮助,给予我们永生也不能忘却的嘱咐与期待。整整二十一年过去了,我原以为再也不能找得到的梦中女孩,竟然不经意间突然找到了。我们回忆着从前,回到从前。我们在幸运而幸福的回忆与思念之中,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同一个人——舒婷。我们站在东部沿海之滨和西部崇山峻岭之巅,遥遥相望;我们同声地呼唤着舒婷写在当年的那句话——“做一个具有正义感而富于同情心的普通人!”                  

 

    我们是跨进新世纪的一对幸运而幸福的男孩与女孩。我们的幸运不是上帝的恩赐也不是人世间的儿女传奇。我们的幸运是来自于社会的进步,文明的更新;我们的幸福是来自于时代的召唤和我们始终不渝的奋斗追求。我明白这是多么地来之不易!我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寻找舒婷,我要找到她,叫她一声:姐姐……                           

                                                            

                                     一                  

   二十多年前,我在发表处女作的梦幻般的一片绿洲上,看到了舒婷和她的住址。我很欣喜,很高兴自己和她就在同一本诗刊里,在同样的页面上。我看到了她的照片,但上面还没有我自己。我知道自己并不“著名”,不是《致橡树》,只是一棵小苗子。但心中很敬仰她,很想请她给我讲讲诗,改改句子,哪怕是给我一句简单的鼓励。我壮着胆子给她寄去了许多自己的稿子。那时我做事没什么把握,心中也不抱什么希望。过了很久,我都快忘了这事了,却突然收到了她寄回来的信和稿纸。打开一看,每一篇,每一页,每一句,每一个标点,全都改变了原来的样子!那天,我上早班站在柜台边,全然忘了顾客在大声地叫喊着:买钢笔买稿纸!我没有听见,我很不相信;我一楞一楞地看着,读着,不知何时流出了眼泪花儿,弄得满纸眼泪汪汪的。那时人小不懂事,不怪自己却怪那些稿纸——好不争气!不久,我又和她,我懂事后认识的第一个女孩在考场相遇了,“在成都街头的法国梧桐树下,小面馆,扎着两根辫子的少女和威远县的年轻人。他们谈论着北岛、舒婷,争论考题……没有一丝浮尘,纯真如洁白的哈达……”      

 

    这年我快二十一岁。我向她们诉说我的心愿,我的童年和少年;向她们讲述我高中没读完就不得不去上班;上班第一天又偷偷跑回学校,躲藏在教室窗外偷听老师同学们上课。年迈的班主任发现了,含着泪替我求着父母,又答应替我出钱读书,最终却不得不送我这个十六岁的少年去上班干活。舒婷给我的回信总是亲切地鼓励我,把我当作弟弟看。她给我讲她是怎样当了知青,从小在农场做工。到她都二十多岁了,才发表了诗歌,还没有工作。她知道我考戏剧学院落榜后,她又来信告诉我,说她也没读什么大学,她能写一些诗歌,如果没有蔡其矫老师和农工乡亲们帮助,也不知等到什么时候。她告诉我:世界上的路很多,自己要争气。叮嘱我要坚持写诗寄稿子去。就这样,她替我看了,改了两年多的稿子。这两年多,我拿到她寄回来的厚厚的信封,每次总比我寄去时重一些,厚一些;看到“中华路——鼓浪屿”一排娟秀而又有力的她写下的姓名地址,心中又感动又沉甸甸的,总象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亲切万分,亲热万分——好想叫她一声姐姐。那时,她在信中常说的是“男儿流血不流泪”的小道理,要不就是“做诗先做人,功夫在诗外”的平常话。我虽然很骄傲又很固执,可我很喜欢读她的信,反复地读;很听她的话,认真地听。因为她是大家都很尊敬的女诗人,很用心地帮我改诗,教我做人,给予我许许多多自己没有,别人也很难得到的人间之爱,姐弟之情。这期间,考上了学院的那个女孩也常常学习很晚很累了给我写信回信,鼓励我不要气馁,“不上大学也是朋友!”这样,我写信寄稿子也更勤了。慢慢地,我的眼泪是不流了,懂得了要“硬起心肠”做人做诗写稿子!                  

 

    两年多后,我的稿纸也渐渐“争气”了,居然也发表了两三百篇诗歌稿子。而姐姐呢,时常写给我的信中,稿子上,自己倒是眼泪汪汪的。可我的嘴巴却还是不如稿子管用,很不争气。读着她的信和稿子,总想叫她姐姐,却总是发不出声音,念不出口。因为我的姐姐大我十五岁,很小就去了电影厂不在家。我长到十多岁了才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姐姐,“姐姐”二字对我很陌生。所以,对她这个从没见过也不知何时能见到的姐姐,我想叫一声却怎么也念不出口,不会发音。那时人小又很幼稚,每每便揣上她的信和自己的稿子,徒步攀上城外的青山,遥望着南海天空灿烂的方向,在心里默默地练习“姐姐”两个字的发音,背诵平仄缓急。我想,只要争气,今生今世总有一天能见到她,叫她“姐姐”。大约一年后,我的老师“发现”了我又来到我的家乡,看到了姐姐给我的信和帮我修改的稿子。老师说,我很幸运,因为老师早就认识她,老师是她的老师的朋友,而且他们都是老诗人艾青的朋友、学生。老师的到来,让我受到地方领导的重视,我应聘创办了当时全国第一家地方性诗刊。我首先便写信告诉了姐姐,要她给我诗的帮助。她很快回了信,答应下一期寄稿子来。其实,这时的我已不大看重稿子了,常常想地是——多会儿等自己练习好了,学会叫姐姐了,我一定要找到她,当面对她鞠下一躬,叫上一声:姐姐!      

                           

    可惜,没等我学会,一阵自由的“风儿”转眼间便吹散了全国各地寄来的诗歌稿子和评论文章。我不得不放弃了学习和练习。这之前,我自己放弃了我视为梦中女孩的她,和她中止通信快一年了。我心里虽然很痛很痛,但这事我从没告诉过姐姐,我怕姐姐责备我不争气又怕自己的心肠不够“硬”,不够“狠”。收到姐姐的最后一封信,我也已经自动“吹”去了诗刊编辑的名儿。我带着办了一期的诗刊参加了第二届省文代会回来后,诗刊也停办了。我也辞去公职走上了一条四处漂泊的坎坷道路,从此失去了姐姐的消息和那个女孩的踪影。这一封信,姐姐写得很长,是她给我的二十一封中写得最长最长的,但读完了也没有看到一句安慰的话语。姐姐说的还是稿子,打的比方不是《大堰河,我的保姆》,就是“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这些诗歌诗句。提到的最有名的人物也不过是卢梭的青少年时期和狄金森死去多年后才为人发现的诗歌稿子。她说了很多,说我将来还是写小说去吧,不过她说这需要十年二十年的艰苦磨练,就象老师们的一生和老师所说的;而她强调说的却是要有一颗永不放弃与决不屈服的心灵。她又说一生写书不用很多,一部就行。告诫我不要计较三年五载的得失成败,个人的兴衰荣辱。到了信末,她才说了一句跟稿子,跟诗歌小说没什么关系的话——她写道:“无论你将来当作家,成诗人,你必须记住:最重要的是——首先要做一个具有正义感而富于同情心的普通人!”                     

 

                                      二                  

 

    在此后漫长的岁月里,我牢记着姐姐的教诲努力自学,跟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去寻找失去的梦想。八十年代中期,朋友举荐我去省城当了一所函授大学的教师,我主动承担了四百多个正在监狱服刑期的“特别学员”的教学管理工作。我去“少管所”给他们讲课,讲诗歌、讲人生;给他们写信回信也自己掏钱寄去一些书籍。他们则寄给我新鲜的茶叶,说是劳动和学习的奖励。那时,喝着他们寄给我的清茶,读着他们立了功,减了刑的喜讯,我觉得比自己立了功得了奖还要痛快舒心。当时,我还担负着几个重要职务,每天要处理回复上百封甚至两百封学员信件。但只要可能,我都会无一例外地给他们写上姐姐这句话:“做一个具有正义感而富于同情心的普通人”。三年后,有的“特别学员”把我做的这些份内事写成文章,发表在当时的专门报刊和杂志上。我觉得,这是我听她的话所做的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是姐姐付出的心血成果。而我看到报刊上那些表扬自己的文章,已经结婚多年回家做了个体户也很久了。当时我真想寄给她,让她也高兴高兴。但我听说她已经离开了鼓浪屿,我不知道她去了哪儿。我只知道自己做得很不够,姐姐对我的嘱咐和期待我还没有实现!                  

 

    九十年代后期我又辞职进了保险公司。这以前我当过几年党委信息员和政府宣传干事。那时从中央到地方都十分重视信息反映和群众呼声,我的信息建议也多次得到上级党组织的批示采纳。我也听到了小平同志比诗歌更加铿锵有力的声音:“我是忠诚的中国人民的儿子,我要把一生献给我的祖国和人民。”在保险行业做了一年半,我买下了当地相当好的房子,有了自己亲手设计的屋顶花园和小小菜地,过上了大多数下岗职工梦里也难以梦到的小康生活。搬家那天,楼顶楼下跑来了一百多个不请自到的客户和朋友,他们在客厅唱歌,跳舞;在花园打牌,钓鱼;在灯火辉煌的布衣阁,寻觅园里象自家人一样随意地喝茶聊天。他们主动找我谈保险买保险。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我们找你投保,等于把身家性命交给你了……”又一年多后,我离开了保险行业,自己扔掉了自己近百万元按当年40%,30%,以后逐年按20%,15%连续五年七年都能得到的佣金收入。这是因为一条稿子——不是诗跟姐姐的话也没有关系的稿子——是一条头版头条的通栏报道:《保险公司面临5亿风险“黑洞”》。而我呢,则为这一客观如实无可争议的重大报道提供了本不该由我来提供的证人证据!                   

 

      这以后我又回到省城一家宣传机构。我写了党的领导和各地群众都非常重视的《“天价电费”发生以后……》,《市委书记和“X萝卜”》等报道。我写这些报道同做批示的领导或为官一方的书记们都没有任何个人关系。只是我认识他们,他们不认识我而已。是我自己托不下农民兄弟找上门来的真情实意,又确为领导书记们替农民办实事,搞种植,建工厂落到实处的真诚实际行动所感动而写。虽然有的地方也表示给一些赞助或额外的酬劳,但我不能要也不能收。我怕姐姐将来知道了不认我这个弟弟。这当中,农民朋友还给我介绍了一个村支书带头为山区修通多年都修不通的公路,村民们自发为小小村支书,“为活人立碑”的新奇事。又说有的大牌记者已经采访过了,认为不够典型,没有报道。为了避免“撞车”,我去了解后建议当地领导另辟蹊径,一定要反映出来。我说,事情虽然“不够典型”,人物角色也很小,但群众有这样的愿望,我们就要写,要“硬起心肠”甚至“硬起头皮”写!不久,一家大报对此做了大版大版的详细报道,题目就叫做《丰碑》,很受各界欢迎。我在网上也看到了这座丰碑,这座平凡而普通,光彩夺目有如奇迹般的普通人的丰碑!   

                         

    我还要告诉姐姐,正是在这些村头院坝的采访了解,我写了三年前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信息建议:《把“三个代表”写进党的章程》。我写成后自费打印了交给党委信息主管部门,寄给我服务的杂志社,中央理论研究机构和读大学的女儿。女儿看了后,也写了一篇学习“三个代表”专论“普通人”的稿子,得到了她的最高组织的高度重视与特别关注,女儿很快被选为大学社会活动部部长和所在市青年志愿者协会的组织部长。比起二十一年前的自己,女儿的二十一岁多么争光争气!这二十年里,我再没有得到过一丝姐姐和那个女孩的消息,但我一点没有因为时间流逝而稍许淡忘。我常常念叨着“默菲定律”,我相信这一定律一定会在我的身上显灵——让我想着姐姐出现而姐姐就会象梦一样降临,让我梦一样的脸上——“有飞奔的云”……      

                        

                                      三                  

 

    去年春三月,我去一个文化旅游开发区联系宣传推广。在茶房里等人无聊的时候,我翻开了一本旧杂志,我看到了那个女孩的名字,看到了已经陌生但看一眼就激动起来的那个报道中的梦中女孩。我放弃了等人,放弃了采访匆匆赶回省城一头闯进宿舍。在三十多天里,我一连写下了三百多首诗歌稿子。我选了一百多首打印成册寄给了她。我想以此对她对过去的二十一年说声:对不起!我们在电话里冷静地谈起了流逝的岁月,我们亲切地讲起了纯真的往事和姐姐的诗。这个梦一般的女孩,这时已经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女编剧。她叫我上网去读她发表在一家著名周刊上的访谈文章和她依然亮丽的留影。我看到了,看了很高兴又很骄傲,看了很多很多遍;我懂得了,懂了就很自豪又很自尊,懂了很多也很深。她说:“世界在失去宽容精神,美国在失去,日本在失去,欧洲在失去,东方在失去,我们改革开放程度最高的深圳也在失去……”她在写给我、为我们而写的《回到从前》一文中,引用英国作家狄更斯在描述其所处时代的一句话说:“这是一个理性的时代,这是一个困惑的时代……人们拥有一切,人们一无所有!”我明白,她提出的观念和她思考的正是我们面临的现实与未来,是我们在“世故油滑虚伪”面前感到困惑而又普遍面临的社会性问题。在这篇公开发表的文章中,她再一次重复了姐姐的话并提醒我:“宁可不做诗人,也要做一个具有正义感而富于同情心的普通人!”                   

 

    这些日子,我的心重温着从前的饱满。我欣喜地看到,她出版了《从前》的文集;她编剧了《花季雨季》的优秀影片;她坦然说出了真话并且勇敢地拿出了一个艺术家的良心——她的今天活得多么精彩!她深情地回忆着我们不能忘却的“率真而坦诚心心相印的年代”;她满怀激情地呼唤着:“不论什么年代,没有人不渴望给心灵一个幸福的家园,没有人不渴望纯真和真爱……”听着她依然悦耳的声音,看着她飞扬的长发容颜,我想着自己:认识她和舒婷以前,我受到的很少一点教育是“一个思想,一个主义”;认识她和姐姐以后,我学习和实践的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如今我已过了两个二十一岁了,我经历过并且建议过书写过的是“三讲教育”和“三个代表”。而贯穿这二十一年的一条主线,就算是我自己的一条主线吧,却是舒婷姐姐告诫我的这一句话,这一句她——那位梦中女孩也没有忘记的嘱咐叮咛!我感到非常幸福,我没有一丝不安或遗憾。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得到了姐姐这个著名女诗人的关怀帮助;在青春的最早期,我认识了令我骄傲的梦中女孩;在不惑的二十一年岁月里,我以一颗永不放弃与决不屈服的心灵和渐渐坚强的意志,在妻子的牺牲与撑持下——争着做人的一口气!我感谢我的经历,我感激社会进步与文明更新的恩赐,我感激过去的每一个时代给予我人生的磨练和历史的启迪。我很高兴我奇迹般地再一次得到了她的消息,看到了她的风光与精彩……那时,我只想告诉这个风光无限的梦中女孩:这是一个理性的时代,这是一个崭新的时代!我们可以一无所有,但是——只要是“做一个具有正义感而富于同情心的普通人”——我们就拥有一切,我们就无愧于今天这个崭新的时代!                     

 

    然而,我没有去看望她,我没有回答她在电话中提到的第一个问题:当年为什么没有回信?我也迟疑而狠心地,真正狠心地告诉她,那本诗集的第一首不是写给她的——真正不是!我找到她以后,想起了很多,发现了很多。我想起了在考场的幽幽门洞里她叫住我而灿然转身的娇娇身影;我想起了她告诉我录取名额只有一个却坦诚握我双手的暖暖鼓励;我想起了她洁白的小挎包,是妈妈给她煮熟的两枚鸡蛋而她却放在我的碗里,饭后又把另一枚紧紧捏在我手中那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我还想起了她写给我的一共七封信、一张明信片,而她在自己的签名旁边为我留下的空格和我也十分从容的签名……但是,我从她的人生,从我自己的经历,从她也没有忘记的姐姐的这句普通人的话语里,我深深地领悟到,也认识到了:人是渺小的,个人的情感愿望作用是极其有限的。一个人,不论他是富有还是贫穷,不论他是大人物还是小百姓,不论他做出了多么大的贡献、活得怎样精彩——他都应当这样来回答并且无愧于自己的时代:不因成败得失而怨天尤人;不因兴衰荣辱而喜怒悲哀;也不因青春消失而壮志沉埋……对于世界,他应该具有正义感与责任心;对于人类,他应该抱着同情和宽容精神;对于祖国和人民,对于自己,他应该以一个普通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勉励自己而决不要自己看轻自己!那时,我真的好想见她一面,把我的认识告诉她,说给她听。我也好想去亲眼看一看已经成长起来的梦中女孩,去她精彩生活着的风光城市找到她一诉岁月情怀,一吐曲折真爱!可是,我认识得太迟了,我领悟得太晚太晚……   

 

    二十一年前的那个春节,我收到她放假返家前的信。我没有去看她,我不敢去拿她信中说她读过了不用了的书本课本。我也不敢写下她说由她父亲转交才能收到的回信。那时,我已过了参加高考的规定年龄,我再也没有今天的孩子们人人都有的美好前程了。而且我还背负着“血统论”的余悸与阴影——我怎么去回答她的父母可能的询问?我拿什么去面对她的父亲母亲当年人人都耳熟能详的名字和声名?拿着这封信,这封终于明白了她父亲的名字而决定我一生情和一声爱的春节来信,我放弃了她,我自己放弃了我唯一的梦中女孩,放弃了我再也没有想到过自己还能找她得到的梦中之爱!那时候我又是多么地舍不得,挥不开啊……我背着她悄悄写下了二十一封我从来没有写过的求爱信。二十一封信,二十一个夜晚,纪念我年青而无知的二十一岁。最后那个夜晚,我揪着自己的衣襟点燃一把火,去到城外小河边烧掉了那二十一封信,也烧掉了年青的爱和无知的我自己。那一晚,我年青却已捧着绝望,我无知但也走得步履从容。我念着她的名字——从从容容地名字踩在回家的路上,我象婴儿一般走着,我还站立不稳……就在那个凌晨,就在那个我还站立不稳的黎明时分,我咬着牙狠下了心肠,我暗暗地下定决心:我要牢记姐姐的话,从此独自去找回我一生的爱和情……从此,我把理想和希望寄托在人生的追求与寻找之中;我把姐姐的话同思想同理论,同现实生活与种种爱与不爱、文明或不文明的现象对照着学习,比较着思考,扬弃而且努力提高;我也把姐姐的话同已经写进党章的“三个代表”具体结合起来,领会着吟咏着,以自己的声音无怨无悔、坚定而又不忘从容地放声歌唱……      

      

                                     四               

 

    姐姐,此时此刻,你知道我想要说什么吗?我想说我学会了叫一声姐姐了——舒婷姐姐!我在纯真与真爱的从前,在纵情的歌唱中找到了“姐姐”的正确发音。我一点也不责备自己年青时的不懂事,我一点也不抱怨命运的不公和我自己对自己的残忍!因为那是一个刚刚苏醒的年代,一切都堆积在"法庭内外";遍地是累累"伤痕",动乱与文学的伤痕。只是回想起自己这些当年的经历,我还是止不住百感交集——我为什么要那么做?我为什么竟会那么做?我就不能把她当作一个平常的女孩,一个普通的朋友?当作我给她讲过的姐姐说的那样一个普通人?我为什么就不把她当作一种现实的转机而扭转自己的命运?我为什么就不能把她当作一个支点而让我们共同去撬动地球……从去年的春天到现在这个寒冷的冬季,我祝福着她寻找着姐姐。我一边寻找一边也想了很久更多,可是我一事无成,我也没有再给她去一封信,向她问候一声!虽然,对于“纯真与真爱”,对于爱,我认识她以前,不曾对别的什么人说过;认识她了,我来不及说,也没有想到要说;后来我成家了,这个字也如同“姐姐”两个字一样,我叫不出口,也没有说过。情之于我,似乎早已遗忘,爱之一字,于我形同陌生。可我真的遗忘了吗?我能忘得了吗?我知道,那一生情,那一声爱我一定会说,我一定能够说的!我要等到找到姐姐、学会了叫一声“姐姐”,我要等到我离开人世而自己死去的那一天,等到我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我会拼着一生情拉着一个人的手,加上“我”和“你”两个人称字一起说出来——说了,就不再改变,令人可信!         

                         

    年底,我终于下定决心结束“把时间留给了用模式化去包装令别人羡慕的生活,而我们的心灵正在变得空空荡荡”的寂寞日子,独自悄悄地回到家乡。离开前,我又去了一家著名的诗刊社询问姐姐的消息,都说舒婷在香港,都说姐姐患病了。可谁也不能确定,谁也不敢相信,谁也不曾确切地告诉我一声。我不禁又怀疑了“默菲定律”的真实性,我时刻地思念与寻找,难道说丝毫也没有唤醒这一定律的正义与同情!回到家,我继续思索着,寻找着。我又上网了。我不知道怎么做,我不明白怎么走,我不清楚明天——这又一个二十一年将是什么!我真的想回到从前,“那时候世故油滑功利离我们远之又远,我们的心时刻都会被感动,火车上的路人可以互留真实的地址和姓名变成朋友……”,我真的想对她说一声“爱”;我是多么想找到姐姐喊一声“我爱”;我又是多么想面对妻子,面对这个拥有三十年工龄、党龄的女共产党员,把一声“我的爱”一口气说出来!可是我没有,我面对自己的妻子只感到自己从来没有象现在这般真正地——矮!我是多么渺小,渺小得犹如从来就不曾存在!然而,大千世界,又有谁象我这样得到过三个同样优秀的女性共同的关怀?三个毫无关联不同年龄面貌的青春女性,因为我,因为一个普通人的存在而赋予我同一样的纯真与真爱——她们一个是著名的女诗人;一个是知名的女剧作家;一个是无比忠诚的女共产党员。我是多么幸运而又幸福,我是多么自豪而且无比荣光!尽管我个人是渺小的,渺小得犹如一粒“尘埃”。但是做为她们用青春用纯真与真爱重新造就的一个我这样的普通人,我怎能不珍惜?我又怎能随便说出我最为珍贵的情与爱——“在心的最深处,在灵魂的最底层”——她们如同载入史册的“三个代表”一样不容亵渎,不容分割;没有什么可以更改,没有谁人能够替代!               

 

    我回到亲人中间。虽然我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了,但妻子没有一丝怨言,长大的女儿和正在长大的儿子没有拒绝嫌弃我。女儿宽慰我说:她就要毕业了,她从“9.11”写给布什总统的一封信和“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刻……代表全体美国人民对你的慰问表示衷心地感谢”的往来之中,看到了新生的宽容精神;她从组织的关注与关怀以及自己的社会实践里,看到了明天的希望;她虽然不是老爸亲生,并非“血浓于水”,但她已经二十一岁,二十二岁;她与千千万万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大学生一样,已经学习过歌唱过“三个代表”的最强音,她已经拥有并懂得了、并非“花季雨季”地懂得了人间情、世间爱。她掷地有声地告诉我:女儿一定要做一个具有正义感而富于同情心的普通人,女儿很快就可以“替父从军”!女儿鼓励我不要灰心,他们支持我上网到网吧去。因为网络不需要文凭身份地位背景,网络也不需要西方的耶和华或东方的神仙皇帝!他们让我专心地继续寻找着,思考着……渐渐地,突然地,竟然地——我发现姐姐就在身边,就象亲人在我身边一样,我发现“姐姐”就在许许多多普通而平凡的人群中和无限的网络里——姐姐就是邻家那个下岗的工人;姐姐就是楼下那个高三的女生;姐姐就是仍然给我打来电话要我出主意、托我写讲稿的那些保险客户们、同仁们;姐姐就是那些在不同岗位上为农民办事、为普通百姓奔忙着的领导书记们;姐姐就是网上的叶子和雪莲,待业自学的叶子,病重而忍受着剐骨之痛却坚持教书育人的雪莲小妹子;姐姐就是那些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网络里的所有的男孩与女孩……         

 

    原来姐姐早就隐藏在我周围而观察着自己?原来姐姐根本就在我自己的心中从来就不曾片刻离开——哦!姐姐,亲爱的姐姐,我找到你了——你就是那个小小的村支书,就是那一座活着的丰碑,普通人的丰碑——在我的心里,你平凡而又伟大;在我的眼里,你普通而又光彩照人!                   

 

                                        五                  

 

    我找到了!我找到了真正的舒婷姐姐和更多舒婷的兄弟姐妹,左邻右舍。我找到了千千万万认识和现在还不曾认识的“诗人姐姐”!他们不是诗人,但是我一样爱读他们的诗歌稿子与言论心声;他们不是姐姐,但是我要象敬爱舒婷姐姐一样地敬爱他们;只要需要,只要他们愿意,我愿意象姐姐关怀我一样地关怀帮助他们。我信任他们就象信任我自已。我要听他们的话,就象二十年前听姐姐的话一样;我要照他们的心意和愿望做事,就象二十一年前那样“硬起心肠”做人做诗写稿子。我明白了,姐姐!我懂得了姐姐的话和姐姐的期待就在这里,精神实质就在这里——这就是爱,这就是情:一个普通人同样可以以一份平凡的爱,简朴的情而关怀他人,为他们以及和他们同样的兄弟姐妹左邻右舍献出这一份爱和一生的情!这就是姐姐笔下的普通人,是“做一个具有正义感而富于同情心的普通人”应该拥有的全部爱与情!我终于找到了姐姐,我终于解开了“姐姐”这个始终没有找到也没有猜透的谜,这个令“默菲定律”黯然失色,令一切“默菲定律”一钱不值的谜!我不再困惑,也不再为找不到前进的方向而一无所有!我还很年青,我拥有我已经找到了的情和爱,我要重头再来——要象她,要象我找到了而且必将继续寻找的梦中女孩再一次寄予我的深情鼓励那样——“只要你愿意,只要你拿出从前的勇气”!               

 

    来吧!我的情;来吧,我的爱。来吧,我的平凡而伟大的舒婷姐姐,我的普通而又光彩夺目的兄弟姐妹,左邻右舍:跟着我来吧,让我们来共同寻找姐姐,让我们一同来捧起我们已经发现并且已经找到和找回来的爱——爱是一首歌,可以吟咏,可以歌唱,可以聆听;爱是一棵树,可以是虹霓,可以是剑戟,也可以是沉重的叹息;爱是你手中的一支笔,可以书写,可以诉说,可以一次次无限风光地写下去;爱是我案头的一张纸,可以画上最美最美的图画,也可以保留空白的、“纯真如洁白的哈达”的最精彩的表达——爱可悄悄地烧毁,爱可以大张旗鼓地高高张挂!爱就是这样地无处不在,无时不可以爱又无时不可以不爱!不论爱是什么,不论爱在什么样的年代,爱都不是孤独的,爱也决不是寂寞的——在东部的沿海之滨,爱是我心灵的梦中女孩;在西部的崇山峻岭里,爱是我无声无息无怨无悔永远也不要说出口来,何必说出口来——只要你爱,孤独就将远走,让爱更加醒目;只要你爱,寂寞令爱更加长久,寂寞就不再存在!来吧,我的兄弟姐妹们;来吧,我的舒婷大姐姐,让我们一起相亲相爱,让我们说真话献华章唱诗情——欢歌笑语走出风彩;来吧,让我们一起来吧——让我们一起同心同德,让我们手挽着手肩并着肩昂首阔步开创未来——我们共同的未来,我们纯真与真爱的未来!没有谁可以阻挡我们相亲相爱了,也没有谁能够扼杀或敢于扼杀我们充满勇气的爱的胸怀!听到了吗?看到了吗?这就是理性的时代,法制的时代——这才是令我们拥有一切的爱的伟大时代……            

 

    哦!我的姐姐,我的朋友们,我们怎能没有情和爱呢!想一想吧——如果我们没有情,舒婷何必给予我人世间的爱;如果世界没有爱,我又怎能再次找到我自己丢失的梦中女孩;如果情和爱都没有了,丢失了,我亲爱的的妻子这个经历了一代两代到三代的普通女党员,又怎么能够又如何能够坚守着我们“足下的土地”宁肯青春不再却始终是初衷不改!想一想吧,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想上一想——如果我们没有情,世界也没有爱:世界将是什么?我们将会怎样?我们的第一代会不会赴汤蹈火前赴后继?我们的第二代能不能拨正航向继往开来?而我们今天的第三代,我们朝气蓬勃肩负着民族振兴大业的伟大的第三代第四代——如果没有爱,如果少了一分儿情,如果缺了一丝儿爱——那么,我们还敢不敢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依然高歌猛进,我们还能不能光辉灿烂而且永葆青春地继续存在,永远存在!我们当然不能没有情,我们更不能没有爱;情不是自私的私有财产,爱也不是狭隘的个人空间。我们可以尽情地容纳外面的多姿多彩,我们也可以坦然地面对别人的种种风光与别样情怀;我们可以贫穷落后一无所有,我们也可以急起直追创造出无穷无尽的国财家财——但是,我必须保住情,我们必须保护爱!只要有情,我们的事业就后继有人;只要有爱,我们的明天就千金复来滚滚而来;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献出一片真情,捧出一颗爱心,我们的民族和社稷江山就一定是千秋万代,世世代代——因为,我们的事业是拥有爱心的事业;我们的人民是充满真情的人民;我们的未来是真情与爱心齐声合唱、昂首挺胸而且响彻全球的——全人类的共同世界!            

 

                                    六

 

    又是一年春三月快到了。我昭示了真情与真爱又誉满中外的舒婷姐姐我没有找得到。人说她去了香港,她去了这个虽然制度不同但早已回归多年的人间天堂;我梦中的女孩呢?她就在深圳,就在与香港比肩相望、一脉相连的深圳,而深圳就象我们民族的一个二十一、二岁的风光女孩。我知道,她们都很富有很先进很发达,她们都代表某一方面的优秀文化,代表某一种社会的主流或象牙之塔。我也知道,姐姐不是香港也不代表香港;我的心灵之爱不是深圳也不足以代表我们民族的梦中女孩。但是我更知道,我清清楚楚地知道,不论她们代表谁,能不能够代表,她们必定代表情,肯定代表爱。否则她们就绝对不会存在,当然不会存在——因为衡量一个人,衡量一个民族,衡量一个国家,不是靠家财不是靠国富民财以及靠哪一个来主宰。而是依靠情而是依靠爱,而是依靠我们奉献给人类的情与爱意义何在,价值何在!一个人是高尚还是卑鄙,一个民族有活力无活力,一个国家强大不强大,先进不先进,从根本上来衡量——靠的是我们对民族的情和对人类的爱是忠诚还是虚假;是健康还是腐败;是高尚的、丰富的,还是低贱的、单薄的,低级趣味的。这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必须区分,必须保护,必须清醒地继承和发扬光大的现实的情和历史的爱。这也是我们对于自由与平等应有的基本评判,对于国家富强、民族倡盛,对祖国对人民最应该的起码理解。看看吧,我们悠久的文化、七千年的文明,包括香港包括深圳,哪一章哪一页不是情和爱的书写?哪一个世纪哪一个年代不是继承和发扬了情与爱的光辉记载,永恒地记载!而“三个代表”写进党章的重大历史与现实意义,对于普通人来说——从根本上讲,就是检验他是不是有情,是不是有爱,做什么人!

 

    我算过姐姐今年该是五十多岁一样风风雨雨跨进了新世纪的人了,姐姐的诗歌与精神实质已然传送在年青一代的手中和更为年青的网络里。姐姐和姐姐的情与爱早已不再属于她自己。姐姐即不是属于我也不是属于过去的一代,甚至成长的一代。就象我亲爱的梦中女孩写下的文章,就象我们用青春用纯真与真爱写下的过去和现在,发表了、奉献了——这一页就不再属于姐姐,不再属于她和我而是属于读者人群,属于全网络、全人类的明天与未来……这一切——我都放得下,我也想得开。因为,任何一个人都脱离不了他自己生活过的那个时代;任何一种力量也不能把历史的潮流推向倒退或任凭出卖、更改;没有谁、没有什么人能够超越他已经扮演过地,短暂地、非常短暂的人生舞台——无论他仅仅只是一粒“尘埃”,无论他曾经又是多么地风光,多么地精彩!我们应该明白,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祖国纯真与真爱的未来,我们即使只是一粒“尘埃”也一样伟大而光荣;我们应当懂得,为了民族的情和对人类的爱,纵然我们是怎样地风光精彩,功在当代,我们也一定不能忘记做为一个普通人,一个忠诚的中国人民的儿子与女儿——必须做出的现实地回答和历史地交代!我们必须牢牢记住:这才是今天我们做人的标准,这才是新世纪我们民族复兴大有希望的新一代!也许,对我没有当诗人成作家,对我这样一个终不成器的一粒“尘埃”,我亲爱的的姐姐早已忘怀?对我从未表白从未说过的情和爱,那梦里也梦想不到的梦中女孩根本就是无从了解、也从不了解?然而,忘怀也罢,不了解也罢,我也全都想得开,看得开。有什么想不开看不开的呢?社会要进步,文明要更新;民族要发展,世界要交流;卢梭早就成了思想的遗迹古董,狄金森又何曾料想得到她身后的荣耀光彩——人,活过了,人,就是他自己的人生舞台、他全部的历史地交代!

      

      大地春回,群莺乱飞。我听见正月的一声春雷隐隐滚过头顶;我看见度假过节的人们满怀洋洋喜气溶合于灿烂春光和夜色中的光彩工程。曾经污染的环境已经得到清理治理,曾经潇瑟的树木又挂满绿色新枝。又一轮打工潮涌动着,又一年奋斗的激情鼓荡大地。我看到,我们正在从我做起,从自己做起,我们要在新的一年里检验自己是不是有情,是不是有爱,做什么人——我们可以帮助西方的朋友剔除堂吉诃德式的徒劳的梦想而牢记宽容精神;我们应该勇敢地挖掘自己身上叶公好龙、东方式的劣根而深深地种植对民族对人类的爱与情;我们应该用舒婷姐姐自己的话来回答姐姐,回答一切拥有和愿意拥有真爱和真情的人们,回答所有忠诚的中国人民的儿子与女儿们——我们必须做一个具有正义感而富于同情心的普通人!只有这样,我们伟大的“三个代表”才能真正深入人心,世代人心;只有这样,我们拥有爱心的民族复兴事业才能高歌猛进,永远前进;只有这样,只有从根本上解决并且发扬我们每一个人做什么人的根本重大问题,我们才能克服而且杜绝“世故油滑虚伪”,我们才能让贫困者有爱,令富有者有情——让我们不论是做大人物还是做小百姓,不论是在特区还是在“禁区”,不论是香港的资本主义还是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我们都绝不会忘根忘本,我们也更不会丢了爱,忘了情!“我的眼中为什么常含泪水?只因我对我脚下的土地爱得深沉……”让我们爱吧,让我们无所畏惧、满腔热情地爱吧——让我们用爱来书写我们自己的历史,让我们用爱来创造我们民族和人类的丰功伟绩,让我们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捧出一颗诚挚的爱心来面对自己的祖国和人民,深情而放心地说一声:我爱你!

   

                                    七

 

      可我放不下,我怎样也还是放不开啊——是传说姐姐患病了……难道这是真的?难道真是江南草长、百病春生?这是可能的吗!我知道,我找到了更多的姐姐已经力量满腔,信心满怀;我明白,我懂得了真正的梦中之爱也早就红缨在手,志在天外……可我终究还是一个人,是一粒“尘埃”,是一个同样可以患病、一个根本不能也绝对不能忘根忘本的俗体凡胎——我终究是想不开给予我纯真与真爱的绿叶梧桐,我终究是放不开给予我思索与寻找的崇山峻岭“致橡树”——我还是象当年一样徒步攀上城外的青山,在已经长满了橡树梧桐早已变成人民公园一样的郁郁山巅上,葱葱林荫里——遥望着南海霞光万道、彤云万里的绚丽天空,遥望着窗口一般的东部沿海之滨和高高崛起的开放之地,遥望着我们民族已经长大、长发飞扬的青春女孩:呼唤我的姐姐,呼唤我生命的情、心灵的爱——练习着、校正着梦里那一声姐姐的发音,纯正的情和爱的发音……我还是忘不了她,忘不了姐姐,忘不了她们和我的妻子儿女——所有这些我想忘也忘不了,想放也放不开的活生生的人间情、世间爱!我想,这大约就是人心的本质或人性的弱点吧。我可以改变自己的作为,却无法改变自己的思想,无法改变本质人心,根本的人心;我愿意克服人性的弱点,却不能克服我与生俱来的爱与情,人类的爱情,人类最美好的感情。我也能够离乡离土抛妻别子去打工,去挣一身富贵功名,去创一番人间奇迹!可是,我还是要找到姐姐,我必须要找到姐姐——让我象一个人,至少象一棵树,象普通人象弟弟那样“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而叫她一次,喊她一声……   

 

      可是,我找不到她,我没有找到。我从来没有也从来听不到她把自己写下的话亲口说上一次,再说一次!只有,只有她的姓名在我的口中念叨着无人回应;只有我一千次,一万遍地呼唤她却没有回音;只有她郑重写下的这句话,这句象姐姐那些鼓舞了一代又一代老少爷们兄弟姐妹的诗歌,这句是史诗是丰碑令我终于懂事成人的话,依然象她的姓名一样亲切而发自肺腑地在我耳边独自地震响,在我心中豪放地轰鸣——时时激励着我,夜夜召唤着我——要象雕刻丰碑一样地镌刻自已的人生。姐姐,我多想告诉你,我已经拥有健壮的爱心,我已经发现和拥有深厚而且是从未改变的人世真情!我已经懂事成人了——从此以后我要用手中的笔做为刻刀,用我们的历史做为原料,用一生情和全部的爱,象姐姐一样镌刻新世纪灿烂的希望与光辉的爱,全人类的爱……有谁听到吗——我不能辜负她,我不能打什么马虎眼儿,我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地愧对姐姐亲手写下的任何一个标点,任何一丝儿字迹。我最怕最担心的,有谁知道吗——我怕自已的生命不够使用,我担心自已的心灵还不够博大坚强;我最怕的是姐姐根本就不认我这个弟弟,就象从来不曾有过我这样一个普通人,一个俗体凡胎,一粒水晶般的爱的“尘埃”;而我最最担心的——是我用全部真情和爱心,用已经载入史册的“三个代表”忠诚镌刻的一座普通人的丰碑——在终于成功揭幕的日子里,我依然没有熟练“姐姐”的发音,来不及叫一声“亲爱的姐姐”,来不及“把一生献给我的祖国和人民”……   

 

      姐姐!我的最亲爱的舒婷姐姐,你看到吗?我在找你,我在与时间赛跑,我找你找了整整一个世纪、两个世纪;你听到吗?我在日日夜夜地思念你,呼唤你——我在中国的西部奋力追赶、我在西部的崇山峻岭之巅激情地跨越,我热切而奔放地大声呼唤着你啊——我要见一见你,看一看你!即使,即使当了你的面我仍然叫不好一声姐姐,甚至叫不出声来——就请你格外地,宽容地允许我背过身去——让我念一念你自己的诗句吧:……我绝不学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2002年6月)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