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经风雨

我日夜追求真理的阳光,渔夫却嘲笑我何不随波逐流!

 
 
 

日志

 
 

陌生的旅途  

2007-12-09 18:59:48|  分类: 心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去逝那天,夫人从家里打来电话,说母亲已经昏迷,但马上赶回去的话,晚上或许还能见上一面。看看时间,一点三十三分,我想找辆车跑一趟的话,三、四个钟头的路程,应该赶上最后一面。

打通王总的手机,她说与上海来的台湾朋友正在从温江返回成都的路上,车是可以给我用,却没有驾驶员;打通江总的手机,他说人在重庆出差,已去了好几天了;想给饭店的领导说说,但他们正忙着五星庆典而忙得欣喜若狂,值此饭店人毕生梦想终于实现的时刻,母亲病危的消息,似乎很不合时宜……能联系的朋友都联系过了,大家都忙着各自的事情,虽然他们都表现出最大的诚意,一时之间,又哪有那么方便?自己一直不会开车,朋友也没几个,平常做事虽说习惯了接来接去,做完了事却也疏于应酬,并无深交。眼下真要用车了,竟是一筹莫展,束手无策——母亲,你要等等我!

好不容易赶到从前往返过无数次的车站,慌里慌张上了三点的长途车。驾驶员说已改成了滚动发车,得等坐满了客人才走。如今市场经济,一切都以金钱来核算,瞧瞧车厢里不多的几个旅客,加上自己和朋友,也不到一半人的样子,心想,如今时间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快点来一群回家的老乡,快点把座位坐满,早一刻出发,也许能赶上和母亲见这一面——我想,母亲一定会等我!

等人的心情,大约谁都有过。但等一群不知何时才能出现的陌生人,那是另一番滋味。坐在靠窗的位置,买了一份当天的报纸,又一个小贩则怀揣着饮料、小吃之类,大声叫卖着走到面前。一种饥饿的感觉猛然从肚子甩了出来,象一块冷冰冰的石头堵着咽喉,让人心慌难受。再看看窗外低沉的天空、车场上川流不息、熟得不能再熟的人流,感觉得是他们在云上飘,而自己却是在地上走,并且紧贴着地面,是一种紧跑慢赶的奇异状态。我不知道,母亲孱弱的生命还留下几许呢?往日平和的呼吸,是否因等待游子的归来而变得紧促或是悄不可闻了?

我知道,其实我听到的只是自己的呼吸声,是自己在心灵深处默默祈祷的声音。这样的声音,曾在父亲八十岁去逝那年出现过,在此后的六年时间里,这样的声音再也没有出现,仿佛梦幻一般,离我远之又远,似乎压根就不曾划过我不知有限还是无限的岁月中……

四点二十一分,手机铃声响起。一种来自天国的声音,伴随着夫人呜咽的哭泣,轰然降临——原来长途车发动起来了,依稀记得,我回家的旅途,变得如此陌生!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